快捷搜索:  

上海相册II|③多重独白——“魔都”上海百年灯塔国名人相片

您的(de)浏览器不支持 audio 元素。 字号 超大 大 标准 小 【编者按】朱屺瞻、巴金、唐云、白杨……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,摄影师管一明就陆续开始拍摄这些在上海的(de)文化巨匠。他(ta)通过信件和电话(dianhua)预约,深入他(ta)们(men)的(de)寓所,聊一会儿拍一会儿。此外,管一明还请他(ta)们(men)写下一句最想说的(de)话。这些字迹的(de)照片也成为他(ta)们(men)丰富人(ren)生的(de)精神缩影。这些照片是(shi)他(ta)们(men)真实的(de)生活现状,也是(shi)一笔珍贵的(de)影像资料和文化记忆。
面对(dui)这些照片,那些原本留在胡建(jian)君记忆中他(ta)人(ren)传说里的(de)人(ren)物,变得声情并茂了起来。在“他(ta)真的(de)是(shi)这样”与“原来她(ta)还有这样一面”之间,我(wo)们(men)得以从照片中“接续上海派文化的(de)一段文脉,获得一种观照当下、遥瞻未来的(de)思想契机。(胡建(jian)君语)”白桦,诗人(ren)

白桦,诗人(ren)

“人(ren)生若溪,坎坷为歌。”白桦的(de)手书

“人(ren)生若溪,坎坷为歌。”白桦的(de)手书

黄佐临,话剧导演

黄佐临,话剧导演

“舞台是(shi)缩小了世界,世界是(shi)放大了舞台。”黄佐临的(de)手书

“舞台是(shi)缩小了世界,世界是(shi)放大了舞台。”黄佐临的(de)手书

袁雪芬,戏剧表演艺术家

袁雪芬,戏剧表演艺术家

“有所为和有所不为是(shi)我(wo)的(de)一生的(de)追求。”袁雪芬的(de)手书

“有所为和有所不为是(shi)我(wo)的(de)一生的(de)追求。”袁雪芬的(de)手书

黄贻钧,音乐家指挥家

黄贻钧,音乐家指挥家

“希望我(wo)国的(de)交响乐事业(ye)在九十年代有一个新的(de)发展!”黄贻钧的(de)手书

“希望我(wo)国的(de)交响乐事业(ye)在九十年代有一个新的(de)发展!”黄贻钧的(de)手书

郑逸梅,杂文家

郑逸梅,杂文家

“求其所可求,求无不得。求其所不可求,求无一得。”郑逸梅的(de)手书

“求其所可求,求无不得。求其所不可求,求无一得。”郑逸梅的(de)手书

多重独白——“魔都”上海百年文化名人(ren)相片
为了“看一下不同的(de)世界”,1923年3月,日本作家村松梢风登上了长崎开往上海的(de)轮船。一入江口,不由热泪盈眶。这个城市飞扬开阔又惝愰迷离,声色犬马的(de)画卷有石破天惊之笔,更有日升月落中的(de)人(ren)间烟火气。一年后,村松梢风把他(ta)的(de)所见所闻合集成《魔都》一书,感慨上海是(shi)不可思议的(de),是(shi)一座可以改命的(de)城市。“魔都”后来便成为了大上海的(de)代名词。
所谓“四方冠盖往来无虚日,名流硕彦接迹来游”。20世纪初,上海至少风云际会了3000名新型知识分子,或“各立学会,互相研究,藉以交换知识,开通社会……”沉迷传统中国文化的(de)村松梢风结交了不少文艺界人(ren)士,并受田汉等人(ren)的(de)影响,喜欢上了大鼓和京戏,还结识了京剧演员、一度与梅兰芳并称的(de)“绿牡丹”黄玉麟,后来还促成其赴日演出。赵冷月,书法家

赵冷月,书法家

“颙忿 行年七十又七,书不加进,而马齿徒增。随书体变法,左冲右突,何当沉着痛快为之,颙忿耳。”赵冷月的(de)手书

“颙忿 行年七十又七,书不加进,而马齿徒增。随书体变法,左冲右突,何当沉着痛快为之,颙忿耳。”赵冷月的(de)手书

钱君匋,书画家

钱君匋,书画家

“大学艺术是(shi)我(wo)终生的(de)伴侣。”钱君匋的(de)手书

“大学艺术是(shi)我(wo)终生的(de)伴侣。”钱君匋的(de)手书

日居月诸,忽忽百年。2019年春日,上海的(de)书法篆刻家陆康老师在他(ta)的(de)虹桥寓所向我(wo)展示(zhanshi)了一张旧照片“御霜饯玉”,主题是(shi)欢迎程砚秋再来上海,欢送绿牡丹黄玉麟去滇南唱戏。那部戏的(de)编剧导演是(shi)陆澹安,黄玉麟也是(shi)他(ta)的(de)弟子。而陆澹安,正是(shi)陆康老师的(de)祖父。
每每听陆康老师娓娓道来,从黄玉麟到村松梢风和他(ta)的(de)上海朋友圈,打开静水流深的(de)大上海记忆。就像老式留声机和默片,静静回放着魔都百年的(de)文艺圈影像。陆老师提到的(de)人(ren)物,涉及书画、文学、电影、戏剧、音乐、报业(ye)、教育等领域,那时的(de)文人(ren)触类旁通,海阔天空,陆澹安先生一人(ren)便横跨以上诸多领域。谈到最多的(de)则是(shi)书画界的(de),像谢稚柳、唐云、钱君匋、赵冷月、朱屺瞻、刘旦宅……皆襟韵洒落,如晴云秋月,令人(ren)神往。看到他(ta)们(men)的(de)作品,更怀想其风骨与为人(ren),但始终是(shi)熟悉的(de)陌生人(ren)。直到翻看到这些照片,陆老师口中的(de)人(ren)物,突然变得生动亲切而声情并茂起来。唐云,书画家

唐云,书画家

“妙手得来,杭人(ren)唐云题于大石斋。”唐云的(de)手书

“妙手得来,杭人(ren)唐云题于大石斋。”唐云的(de)手书

这些默片般的(de)影像,串联起上海百年风云。陆老师提过的(de)书画家一一映入眼帘。只见唐云倚靠着堆满笔墨纸张书籍的(de)散乱书桌,身后是(shi)从天而降的(de)水墨漫漶的(de)巨幅荷叶作品,有一种平淡而生动的(de)浪漫。陆康老师曾说起那个特殊的(de)年代,唐云和丰子恺一起下乡劳动的(de)往事。乡下的(de)风,叫“橄榄风”。他(ta)们(men)便玩起了对(dui)对(dui)子,丰子恺对(dui)“黄梅雨”,唐云对(dui)“芭蕉雨”,有声有色。不禁想穿越过去对(dui)个“芙蓉月”,芙蓉露下落,杨柳月中疏,那真是(shi)花草美人(ren)啊,教人(ren)忘却尘世艰辛。照片上的(de)唐云置身书海,早已波澜不惊。俞振飞,戏剧表演艺术家

俞振飞,戏剧表演艺术家

“生戏要演得熟,熟戏要演得生。”俞振飞的(de)手书

“生戏要演得熟,熟戏要演得生。”俞振飞的(de)手书

值得一提的(de)是(shi)相册中的(de)戏剧表演艺术家俞振飞,当时也和丰子恺、唐云一起接受“改造”,也喜好(hao)书画,他(ta)的(de)照片背景就是(shi)一张猛虎下山图。俞振飞从小随父亲俞粟庐习书,又从陆廉夫学书画,继而得益于冯超然,其书法出入于赵子昂、董香光之间,兼有魏碑骨架。据说托付的(de)写件越来越多,他(ta)只能声明:“我(wo)不是(shi)书家,更不是(shi)诗人(ren)”,但送纸来的(de)人(ren)还是(shi)不断,真是(shi)“急煞人(ren)也么哥!”估计就像北宋的(de)文同那样,恨不得把求画者拿来的(de)大量缣素做成袜子穿。他(ta)曾和唐云等人(ren)一起被禁于延安路河南路交界的(de)原上海博物馆二楼“改造”。工宣队(dui)宣布集合的(de)时候,只见迟到的(de)他(ta)手持扫把,迈着台步大阔步地进来,趋前一撩下摆,就像舞台上的(de)亮相,引得众人(ren)大笑。杨绛说过,一切快乐的(de)享受都属于精神,这种快乐把忍受变为享受,是(shi)精神对(dui)于物质的(de)胜利。往事云烟过眼,相册中晚年的(de)俞振飞依旧笑语盈盈、风神潇洒,习惯性地作出理髯的(de)手势,仿佛岁月优雅的(de)定格。朱屺瞻,国画家

朱屺瞻,国画家

“把我(wo)耕种的(de)艺术留与后辈,这是(shi)我(wo)的(de)希望。”朱屺瞻的(de)手书

“把我(wo)耕种的(de)艺术留与后辈,这是(shi)我(wo)的(de)希望。”朱屺瞻的(de)手书

印象深刻的(de)还有两张画家写生的(de)照片。一张是(shi)戴着毛线帽、须髯皆白的(de)朱屺瞻在建(jian)筑工地上写生。老先生一袭风衣,目光专注平和,依旧民国气派,与身后戴着安全帽的(de)建(jian)筑工人(ren)形成鲜明对(dui)比。留学于日本的(de)朱屺瞻,致力于融通西画色彩观念与金石笔法,或许也想从钢筋水泥的(de)丛林中寻求力量和节奏感吧;另一张是(shi)谢稚柳陈佩秋夫妇在宝钢写生。想及谢稚柳当年受张大千先生之邀,从重庆经兰州,抵达敦煌写生,惊慕于晋唐宋元壁画的(de)辉煌灿烂与静穆堂皇,心目中的(de)明清传统与唐宋传统便有了池沼与江海之别。不知钢铁丛林的(de)宝钢,在他(ta)眼中又是(shi)哪一番城市山林的(de)意象?谢稚柳(左)和陈佩秋,书画家

谢稚柳(左)和陈佩秋,书画家

“生活借鉴创作是(shi)绘画艺术的(de)一生。”谢稚柳的(de)手书

“生活借鉴创作是(shi)绘画艺术的(de)一生。”谢稚柳的(de)手书

“有恒为求功之本,健碧长以此自勉。”陈佩秋的(de)手书

“有恒为求功之本,健碧长以此自勉。”陈佩秋的(de)手书

相册中,难得呈现的(de)是(shi)各位大家日常的(de)居家生活状态。那些从容的(de),优雅的(de),专注的(de),悠闲的(de)样子,如此安宁,宠辱不惊。那些平淡而惯常的(de)场景与格调,渐渐延伸成为整个城市的(de)生动文化影像与大上海气质。包括他(ta)们(men)用过的(de)笔,放在桌上的(de)书信文具、墙上的(de)书画、架子上的(de)图书与橱柜里的(de)古玩,都一一诉说着多元而辽阔的(de)岁月记忆。有些照片故意避开各自的(de)专业(ye),表现平凡而琐碎的(de)日常。比如电影演员张瑞芳在做家务,白杨在楼道信箱拿报纸,乔奇在阳光下种花,那些从容的(de)定格让人(ren)感到岁月静好(hao);乔奇回眸的(de)瞬间,和煦的(de)阳光洒落在他(ta)身上,如此安静平和,令人(ren)动容。张瑞芳,电影表演艺术家

张瑞芳,电影表演艺术家

“我(wo)喜欢曲啸同志这句话:心底无私天地宽。”张瑞芳的(de)手书

“我(wo)喜欢曲啸同志这句话:心底无私天地宽。”张瑞芳的(de)手书

白杨,电影表演艺术家

白杨,电影表演艺术家

“艺术使自然更完美。”白杨的(de)手书

“艺术使自然更完美。”白杨的(de)手书

乔奇,电影艺术家

乔奇,电影艺术家

“情动于中,故形于外。”乔奇的(de)手书

“情动于中,故形于外。”乔奇的(de)手书

书画家刘旦宅在书房的(de)地板上做起了仰卧起坐;京剧表演艺术家尚长荣坐在地上,与家中孩子一起认真地玩玩具车,笑逐颜开,其乐融融;还有周小燕张骏祥夫妇互相调侃逗笑的(de)模样、美学家蒋孔阳与家人(ren)分享零食的(de)日常,那种洋溢在空气中的(de)欢乐与和谐,可以感染到每一个人(ren)。平常在舞台上、讲坛上被众人(ren)仰视(shi)的(de)大家,突然以如此家常的(de)姿态出现在面前,可亲可近,毫无时空距离感。回顾历史,文学艺术家常常着眼于深刻、奇特或者宏大,琐碎的(de)日常往往被忽略。而那些本就接地气的(de)平凡生活,更充满无穷衍生的(de)艺术可能性,蕴含最具体也最丰富的(de)生活美学。海派艺术在自身可能的(de)艺术重组过程中,正是(shi)结合了大家所喜闻乐见的(de)日常,创造出多元并存且富含人(ren)文理想的(de)新格局,充满了平淡而辽阔的(de)诗意。刘旦宅,国画家

刘旦宅,国画家

“自然 而然”刘旦宅的(de)手书

“自然 而然”刘旦宅的(de)手书

尚长荣,京剧表演艺术家

尚长荣,京剧表演艺术家

周小燕(歌剧歌唱家)与张骏祥(导演)夫妇

周小燕(歌剧歌唱家)与张骏祥(导演)夫妇

“人(ren)的(de)价值在于奉献。”周小燕的(de)手书

“人(ren)的(de)价值在于奉献。”周小燕的(de)手书

蒋孔阳(左),美学家

蒋孔阳(左),美学家

“每天每日去开拓生活,才有生活的(de)自由和享受。”蒋孔阳的(de)手书

“每天每日去开拓生活,才有生活的(de)自由和享受。”蒋孔阳的(de)手书

如同本雅明所体会到的(de),记忆并不是(shi)对(dui)回忆之物的(de)占有,而是(shi)对(dui)过去生命的(de)逼近,还原最本真的(de)样貌。更多照片呈现了人(ren)物专注于各自专业(ye)的(de)惯常状态。比如音乐家丁善德戴着瓜皮小帽,在背光的(de)房间里弹琴,安静得像一尊佛。整体的(de)构图和气质让人(ren)想到海上名家陆元敏的(de)照片,和煦阳光里总有灰尘的(de)质感,带给人(ren)们(men)最真实的(de)宁静与抚慰,并有一种跨越时空的(de)超现实感;还有小提琴教育的(de)一代宗师谭抒真拉动琴弦的(de)光影流动的(de)手,呈现出一种速度与热情。他(ta)曾在沪江大学学习建(jian)筑专业(ye)并获得建(jian)筑师资格,最能体会建(jian)筑也是(shi)流动的(de)音乐,知晓各门类艺术在最高境界殊途同归。丁善德,音乐家

丁善德,音乐家

“繁荣文化艺术,促进精神文明。”丁善德的(de)手书

“繁荣文化艺术,促进精神文明。”丁善德的(de)手书

谭抒真,音乐教育家

谭抒真,音乐教育家

“讲真话,抒真情。”谭抒真的(de)手书

“讲真话,抒真情。”谭抒真的(de)手书

中国新闻(xinwen)界泰斗赵超构手持巨大的(de)放大镜阅读新民晚报,那是(shi)贯注他(ta)一生心血的(de)报刊,承载了他(ta)的(de)辛苦与荣耀;文学家施蛰存神思凝聚地爬格子,嘴上叼着雪茄,细条绒的(de)衣袖齐整卷起,背头的(de)发型一丝不苟,那是(shi)老上海的(de)模样。他(ta)曾笑说自己的(de)一生开启了“四窗”,东窗新文学创作,南窗古典文学研究,西窗外国文学翻译和北窗金石碑版考释,都是(shi)这样日复一日爬格子做出来的(de)学问,而标志性的(de)雪茄更陪伴了他(ta)七十多年。赵超构,原新民晚报总编辑

赵超构,原新民晚报总编辑

“飞入寻常百姓家。”赵超构的(de)手书

“飞入寻常百姓家。”赵超构的(de)手书

施蛰存,文学家

施蛰存,文学家

“虚心一志”施蛰存的(de)手书

“虚心一志”施蛰存的(de)手书

巴金在鲜花盛开的(de)窗台下写作,神定气闲,温暖而日常。想必他(ta)是(shi)爱花的(de),他(ta)最喜欢法国哲学家居友的(de)格言:“我(wo)们(men)必须开花,道德、无私心就是(shi)人(ren)生之花。”他(ta)的(de)短篇小说名作之一叫《玫瑰花的(de)香》;还看到提笔的(de)沙叶新惊起却回头,目光似乎穿透古今,阴阳光影在脸上切分。他(ta)能写戏也能演戏,还是(shi)一位资深邓丽君迷,曾在台湾的(de)邓丽君墓前深深地鞠躬致意、许下诺言,要呕心沥血、情深一往地去写她(ta)。历时七年,他(ta)辗转到日本、法国、中国台湾、中国香港等地采访邓丽君的(de)足迹。我(wo)曾说起叔叔也是(shi)邓丽君迷,拥有几大箱子各种版本的(de)磁带,邓丽君过世,叔叔整整哭了一个礼拜。同样性情中人(ren)的(de)沙叶新便在微博上给我(wo)留言,要去宁波找我(wo)叔叔聊聊。年逾七旬的(de)他(ta)倾尽心力,终于写成话剧《邓丽君》。创作期间,他(ta)常常写到两眼潸然、伏案哭泣,彼岸的(de)邓丽君定能感知这份源自海上、一衣带水的(de)深情与长情。巴金,作家

巴金,作家

“我(wo)写作不是(shi)我(wo)有才华,而是(shi)我(wo)有感情。对(dui)我(wo)的(de)祖国和同胞我(wo)有无限的(de)爱,我(wo)用作品表达我(wo)的(de)这种感情。”巴金的(de)手书

“我(wo)写作不是(shi)我(wo)有才华,而是(shi)我(wo)有感情。对(dui)我(wo)的(de)祖国和同胞我(wo)有无限的(de)爱,我(wo)用作品表达我(wo)的(de)这种感情。”巴金的(de)手书

沙叶新,剧作家

沙叶新,剧作家

一幅照片永远有文德斯所说的(de)双重画面:拍摄对(dui)象及多多少少可见的(de)“后坐力”,即拍照瞬间的(de)摄影师自己。摄影是(shi)一种双向行为,摄影师按下快门的(de)瞬间,也是(shi)一种自我(wo)触发。从这些多元而生动的(de)影像中,我(wo)们(men)也感知着摄影师的(de)智慧、审美与喜好(hao)。在欣赏与思考的(de)过程中,更得以接续海派文化的(de)一段文脉。从历史语境与当代语境所构成的(de)时间(shijian)轴上,在真实又远去的(de)图像与文本中,我(wo)们(men)致礼上海艺术家们(men)的(de)生活日常与艺术轨迹,也获得一种观照当下、遥瞻未来的(de)思想契机。黄绍芬,电影摄影家

黄绍芬,电影摄影家

“艺术创作的(de)源泉在于深入生活。”黄绍芬的(de)手书

“艺术创作的(de)源泉在于深入生活。”黄绍芬的(de)手书

汤晓丹,电影导演

汤晓丹,电影导演

“不拘细枝末节,更重内在感情。”汤晓丹的(de)手书

“不拘细枝末节,更重内在感情。”汤晓丹的(de)手书

唐振常,历史学家

唐振常,历史学家

“有可为有可不为,然后君子。”唐振常的(de)手书

“有可为有可不为,然后君子。”唐振常的(de)手书

陈伯吹,少儿文学家

陈伯吹,少儿文学家

“为人(ren)民服务(fuwu)重要的(de)一环是(shi)为儿童服务(fuwu)。”陈伯吹的(de)手书

“为人(ren)民服务(fuwu)重要的(de)一环是(shi)为儿童服务(fuwu)。”陈伯吹的(de)手书

翻阅照片,还可以看到黄绍芬、汤晓丹、苏渊雷、顾廷龙、贺绿汀、胡道静、刘佛年、白桦、唐振常、胡问遂、徐昌酩、张乐平、陈伯吹、徐中玉、冯契、金石声、柯灵、钱谷融……每一个名字都振聋发聩,在各自的(de)领域熠熠生辉。博尔赫斯认为集体是(shi)不存在的(de),我(wo)们(men)所看到的(de)只是(shi)个人(ren)。那些人(ren)与器物、人(ren)与日常、人(ren)与空间甚至人(ren)与人(ren)的(de)交流,就像是(shi)多重独白。他(ta)们(men)集结在这样一本声情并茂的(de)相册中,互相辉映、对(dui)话并推进着顺流而上,走向广阔的(de)纵深,又在无限的(de)领域与时空中融合无间,共同映照出大上海百年不朽的(de)艺术与文化。程十发,书画家

程十发,书画家

“大中见小,小中见大,只有相对(dui),并无绝对(dui)。”程十发的(de)手书

“大中见小,小中见大,只有相对(dui),并无绝对(dui)。”程十发的(de)手书

贺绿汀,音乐家

贺绿汀,音乐家

“要敢说真话,说老实话!”贺绿汀的(de)手书

“要敢说真话,说老实话!”贺绿汀的(de)手书

胡问遂,书法家

胡问遂,书法家

“纸上得来终觉浅,绝知此事要躬行。”胡问遂的(de)手书

“纸上得来终觉浅,绝知此事要躬行。”胡问遂的(de)手书

钱谷融,文学家

钱谷融,文学家

“我(wo)最爱的(de)名言是(shi):知道你(ni)自己。淡泊以明志,宁静以致远。”钱谷融的(de)手书

“我(wo)最爱的(de)名言是(shi):知道你(ni)自己。淡泊以明志,宁静以致远。”钱谷融的(de)手书

柯灵,文学家

柯灵,文学家

“大海真能容,明月不常满,方寸无纤尘,放眼天地宽。”柯灵的(de)手书

“大海真能容,明月不常满,方寸无纤尘,放眼天地宽。”柯灵的(de)手书

文字作者简介:胡建(jian)君,作家,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副教授,博士生导师,美术学博士后流动站合作导师。上海大学中国书画研究中心副主任,上海美术学院新媒体文创联合工作室主任,上海诗词学会常务理事。师从贺圣谟、徐建(jian)融、卢甫圣、陆康先生。已出版《怀玉——红山良渚佩饰玉》、《飞鸟与鱼——银饰里的(de)流年》、《大师艺术教育经典》系列、《陆康印象》等作品二十余部。 并担任书画展览、艺术文化活动策展人(ren)。

摄影师自述:我(wo)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拍了一批上海文艺泰斗的(de)影像,包括文学、电影、戏剧、音乐、美术、书法、报业(ye)、出版、教育等系统的(de)和文化名人(ren),共80余人(ren)。
那时自己作为一个摄影记者,心里总在关注身边有兴趣的(de)事物,用相机记录生活,记录城市中有意思的(de)人(ren)与物。后来照片拍多了,就想提升难度,拍些不容易拍到的(de),难拍的(de),挑战自己。后来乘上安2型老旧飞机拍宝钢首期建(jian)设(she),入地下拍浦江隧道建(jian)设(she)。还是(shi)觉得不过瘾,继续选择更难拍的(de)选题,自我(wo)考验。
上海是(shi)近代最有文化积淀的(de)城市,1991年报纸刊登了一些保护文化遗产的(de)新闻(xinwen)。点醒了我(wo),开始琢磨用照相机为心中的(de)上海文化巨匠拍些肖像,留下些他(ta)们(men)真实的(de)生活现状,将来会是(shi)珍贵的(de)影像资料,也是(shi)城市珍贵的(de)文化记忆。而且我(wo)想通过拍摄,能够近距离的(de)面对(dui)他(ta)们(men),看到他(ta)们(men)尊容,听到他(ta)们(men)语音,那是(shi)多么美的(de)事啊。于是(shi)我(wo)列了一个拍摄计划,选择拍摄对(dui)象是(shi)文艺界名人(ren)、名头要大的(de)、年龄要高的(de),个个都是(shi)德高望重,我(wo)决定先拍70岁以上的(de)。整整花了两年多时间(shijian)。
我(wo)拍文化名人(ren)不是(shi)在公(gong)众场合、公(gong)开活动时拍摄,而是(shi)都是(shi)通过信件和电话(dianhua)预约,深入他(ta)们(men)寓所一对(dui)一、面对(dui)面地拍摄。不仅拍他(ta)们(men)的(de)肖像,也拍名人(ren)在家里的(de)日常起居生活。
我(wo)特别重视(shi)拍摄每位文化名人(ren)的(de)写字台。在当时看来,写字台上放了些什么,或许不值一提,但当时间(shijian)过去二十年后,他(ta)们(men)用的(de)是(shi)什么笔,放着两本什么书、什么报纸、什么茶杯,都包含非常大的(de)信息量。
我(wo)还注意拍墙壁。在客厅、书房的(de)主要墙壁上,挂些什么?比如画家谢稚柳、刘旦宅这些大师,他(ta)们(men)家的(de)墙壁上到底挂谁的(de)画?或谁的(de)字?还拍他(ta)们(men)的(de)书架。书架上有些什么书?五斗橱上放些什么?这些东西一定能反映主人(ren)精神世界的(de)各种信息。
上海这个大城市里,有的(de)影像拍下来就是(shi)珍贵,是(shi)一坛好(hao)酒,是(shi)一坨好(hao)茶。拍下了,就存在了,留下了。可现用,也可放着,不怕时间(shijian)久了,越陈越香。现在翻开泛黄的(de)相册,看着照片回忆当年拍摄的(de)情景历历在目。拍巴老的(de)时候,他(ta)的(de)女儿李小林全程陪同。李小林考虑巴老身体状况,给我(wo)五分钟时间(shijian)拍摄。我(wo)按时拍好(hao)后对(dui)巴老说:“您能写一句您最想说的(de)话吗?”他(ta)女儿李小林立即‘挡驾’道:这个不可能,我(wo)爸爸已整整2年没有摸过笔了。但出人(ren)意料的(de)是(shi),巴老示意李小林去拿笔,巴老最终还是(shi)亲笔写了一长段金句,让我(wo)感动万分。
我(wo)还拍下了贺绿汀在家里弹《义勇军进行曲》,白杨在楼道信箱拿报纸, 张瑞芳夫妇一同作画、下厨,谢稚柳陈佩秋夫妇在宝钢写生,刘旦宅在书房地上做仰卧起坐,乔奇种花……还有俞振飞、黄绍芬、汤晓丹、苏渊雷、顾廷龙、唐振常、朱屺瞻、陈佩秋、胡问遂、唐云、徐昌酩、周小燕、徐中玉、施蛰存、张骏祥、赵冷月、赵超构……一个个振聋发聩的(de)名字,念一遍都觉得沉重,这些照片承载着他(ta)们(men)音容笑貌,也记录了那时那景和那些故事。

摄影师简介:管一明,世界华人(ren)摄影协会会员,中国艺术摄影协会常务理事,上海艺术摄影协会会长,光路创意摄影社社长。出版摄影集包括《俄罗斯印象》、《世界艺术家在上海》。作品《被抽象的(de)城市印记》参加第四届中国济南国际摄影双年展并获最佳摄影师金奖,《城市印记》系列作品获法国艺术家协会2014年国际艺术大展摄影类金奖。

“澎湃新闻(xinwen)/视(shi)界”发起“上海相册”项目,旨在梳理、挖掘上海摄影师群体代表性作品,从宏观、微观层面呈现给读者一系列关于上海各时期、各领域的(de)影像,并通过与上海作家这一群体的(de)合作,收集撰写属于上海的(de)故事,以此碰撞出一种关于城市发展脉络新的(de)表达方式和观看角度。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(xinwen),更多原创资讯(zixun)请下载“澎湃新闻(xinwen)”APP) 责任编辑:高剑平 校对(dui):刘威 澎湃新闻(xinwen)报料:021-962866   澎湃新闻(xinwen)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我(wo)要举报 关键词 >> 上海相册,文化名人(ren),管一明,胡建(jian)君
上海相册,文化名人,管一明,胡建君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716人留言! 共有:716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